《戍之魂》——铭记烈士,致敬英雄!


《加勒万河谷冲突》现场视频

中国西部边陲,喀喇昆仑高原阿克赛钦地区加勒万河谷。2020年6月15日,印军公然违背与中方达成的共识,在比哈尔联队第16营营长桑托什·巴布上校率领下,悍然越线挑衅。在前出交涉和激烈斗争中,中国南疆军区边防363团团长祁发宝身先士卒,身负重伤;营长陈红军、战士陈祥榕突入重围营救,奋力反击,英勇牺牲;战士肖思远,突围后义无反顾返回营救战友,战斗至生命最后一刻;战士王焯冉,在渡河前出支援途中,拼力救助被冲散的战友脱险,自己却淹没在冰河之中。按印度方面的说法,这次冲突印军有巴布上校在内20人死亡。中央军委授予祁发宝“卫国戍边英雄团长”荣誉称号,追授陈红军“卫国戍边英雄”荣誉称号,给陈祥榕、肖思远、王焯冉追记一等功。英雄虽已离去,精神永驻边关!

《戍之魂》

荒原大漠月一轮,
铁马冰河戍国门。
躯挺钢脊为砥柱,
臂横铁骨化昆仑。
英雄赤胆昭日月,
勇士鲜血射霄云。
岁月何曾当静好,
挽歌一曲唱忠魂!

作者:刘勇 (派名作全,七房禄公后裔)

新湘菜左宗棠鸡 触动基辛格舌尖

又叫「左公鸡」、「将军鸡」的〈左宗棠鸡〉,是湖南名菜,美国记者遍访大陆,找不到典故。结果,这菜是彭长贵发明的。(摄影/姚舜)

新冠病毒尚未肆虐前的某周末,与儿子讨论中午该去何处用膳时,儿子提到想吃「左宗鸡」,我连忙更正他正确说法应为「左宗棠鸡」,并顺道机会教育他们欲了解左宗棠鸡,必须先认识三位湖南前辈:左宗棠将军,谭延闿主席和彭长贵师傅。

满清中叶以后,湖南一地因湘军的崛起,而出现了曾左胡彭(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和彭玉麟)四位湘籍中兴大臣,其中左宗棠将军在湘军创始人曾国藩急流勇退后,继续担任国家重任,曾以近古稀之龄,独排众议,亲率三湘子弟征讨西北回变,方将甘肃,新疆等饱经战火的国土取回,收复万里江山,左宗棠和曾国藩当年名震天下,就像是湖南人的代名词。

而清廷倾覆,民国肇建后,湖南四贤黄宋谭蔡(黄兴、宋教仁、谭延闿和蔡锷)在民初誉满共和,其中谭延闿三度为湖南省督,并为国民政府主席和行政院长,而谭氏三代为官,均位居要津,家族中人又对膳食烹调,高度重视,「谭府菜」即是集湘菜之精髓所闻名,而彭长贵先生师承出自谭府的大厨曹荩臣师傅,也练就一身湘菜烹饪功底,一九四九年彭师傅随国民政府迁台后,更是独霸一方的湘菜厨神。

彭师傅曾将鸡肉去骨,以酱油太白粉腌制,在油中煎炸,再佐以干辣椒,蒜,姜等香料爆炒,神来一笔引左宗棠故事,自创左宗棠鸡菜名,一时脍炙人口。彭师傅也曾来美,创办彭园餐厅,而左宗棠鸡在美国更是成功打动老美的味蕾,尤其还触动了当时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的舌尖,其受欢迎程度,更胜于传统湘菜,一时之间,美国中餐馆竞相效尤,左宗棠鸡竟为此间中国菜之首,然北美侨社,多有不识左将军者,致以讹传讹,故亦有「左宗鸡」之名传世。

而左宗棠鸡在美国的大卖和名噪一时,也引起美国媒体深入走访左宗棠将军位于湖南湘阴的老家一探究竟。湘阴老家人谈起左将军,马上竖起大拇指的孺慕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却对此菜名一无所知,殊不知,这是一道创自宝岛台湾,再跨海红透美国的新款湘菜。

看着儿子们尽情地享受「新创意」湘菜左宗棠鸡,他们的美国胃是以纯正中国组件在美国组装完成的,所以亦能喜欢美式快餐和左宗棠鸡,尚能尽情领受腊八豆炒白菜、湖南腊肉等正宗湘菜,这正不是中美文化交流和谐的表现吗?而当年左宗棠将军凭借战功享誉全国,而彭长贵师傅匠心独具的巧思料理,让左将军意外名扬美洲大陆,也不正是另类的文化融合吗?

 

作者:刘良昇 (七房相公后裔)

原载中时新闻网【史话】栏目
https://www.chinatimes.com/opinion/20210213000043-262107?ctrack=mo_opinion_headl_p01?ctrack=pc_opinion_headl_p01

史记 送行庚子年赋

岁月皆可留恋,唯庚子之岁不可恋;往事皆可怀缅,唯瘟君之往不可缅。

惊上苍予夺之无情,回首去岁;祈众生运命之能定,瞻望来年。

大事者,常起于仓促;大任者,罕生于等闲。

专家斗载,大师车量,然无一人可知瞬息祸福;

信息云丛,预测海广,岂有半句能下准确判研。

瘟君悄忽其来,大江渺渺,万家闭门萧瑟;

经济猝然而止,八洲茫茫,列国封境肃严。

烟波凄凄,渡头难泊公主之舰;

樱花寂寂,奥运不闻健儿之欢。

袭扰无定,瘟君奇兵四出;克敌有人,神州白甲百万。

人设火雷,南北初安;天生有亮,节彼南山。侠者韩红,奔波无吝其财;直者文宏,众生多信其言。

高低有分,疫苗须凭科技;

阴阳为判,无恙且问核酸。

上天有时无好生之德,为人不可有乐祸之心,今朝笑局促,此心本非两体;何人不艰难,寰宇同此凉炎。

弹指一载,病恙逾亿;孤殿惊梦,剩水残川。夜夜沧海,朝朝碧霄,但得归心,云轻风闲。

噫嘘唏,太史固守久矣,但观天下浩浩汤汤,但闻苍生熙熙攘攘,但知庚子惊惊惶惶,但恨事业平平淡淡。

朋辈多能得意,宇宙穷我一人;庚子且兼中岁,功名俱是灰暗。

怀诸葛之志,缺卧龙之略;有阮籍之狂,无竹林之贤。

非惟庚子多难,人生本是艰难,但愿岁暮送穷,彼此不要为难。

常欲乘风归去他方,然他方有恙,使我不得开心颜,惟此中华,虽蒙庚子之虐,然不失山川之美,物华之妍,居此可以亲亲,居此可以恋恋。

庚子往矣,辛丑将至,酹天祭地,岁月静安。

愿爱我者春夏花好,愿我爱者秋冬月圆。

愿恨我者幡然醒悟,愿我恨者已忘前嫌。

天设庚子,或有深意,以此警醒,人生多艰。

同为世人,何必为难;克守仁爱,富寿连连。

 

作者:刘黎平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XbUZWx90QCx0hVXK7GwzAA

疫情过后你最想干什么?

疫情过后你最想干什么?德国年青人的这首中文歌,唱到心坎里去了……


歌曲:《疫情过后》
作词:玉镯儿
作曲:李风持
原唱:冷漠
翻译:张云刚
翻唱:德国伯乐中学中文合唱团

等到疫情过后 我想出去走走
看山看水看花 看亲人朋友
拍一张全家福 喝几杯团圆酒
摘下蓝色口罩 笑容是否依旧
等到疫情过后 我想四处走走
听雨听雪听海 听人潮汹涌
去做想做的事 去见想见的人
深深拥抱一次 将爱大声说出口
至亲至爱的人啊 你在我心上
好久不见的朋友 你在我左右
我不知道有没有 天长和地久
我知道是爱 让世界温暖温柔
青春灿烂的梦啊 总在我心上
悲欢与共的小城 山青水长流
我不知道会不会 再伤心或泪流
我知道学会 珍惜此刻的所有
等到疫情过后 我想四处走走
听雨听雪听海 听人潮汹涌
去做想做的事 去见想见的人
深深拥抱一次 将爱大声说出口
至亲至爱的人啊 你在我心上
好久不见的朋友 你在我左右
我不知道有没有 天长和地久
我知道是爱 让世界温暖温柔
青春灿烂的梦啊 总在我心上
悲欢与共的小城 山青水长流
我不知道会不会 再伤心或泪流
我知道学会 珍惜此刻的所有
我知道学会 珍惜此刻的所有

浏阳妹子的学习秘籍助你高考开挂!

2017年,她以祼分681分拿下湖南文科第一

2020年,她以硬核实力拿下北京大学“唯一”

2月2日下午,她回到母校和学弟学妹们敞开交流分享自己的学习秘籍……

“写什么呢……就写‘我在北大等你’吧,你要来哦……”

“谢谢师姐,我一定来!”

2月2日下午,雷咏荃回到母校浏阳一中,就学习、专业、大学,还有兴趣、梦想、情怀,以及能否高薪无压力等天马行空的话题,跟学弟学妹们敞开交流。

与交流时的拘谨相反,当老师宣布交流结束后,绷了两个多小时的学生们端着早已翻好页面的本子凑到雷咏荃面前,像“追星”一般索要签名,被团团围住的雷咏荃感叹:天呐,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或许,简单的一个签名,真的能给4个月后走进人生第一大考场的学生们一些鼓励——2017年,雷咏荃以全省文科裸分第一考进北大,名噪一时。当年,媒体报道她时多冠以“萌妹”,但她毕业四年,归来仍是令学弟学妹羡慕的存在。

这次回来,她又带回了好消息:她成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11名2021年推荐免试接收会计硕士研究生中,唯一一名本校、本学院、本专业的学生。

跟着小编一起看看
雷咏荃的学习秘籍

谈选择
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
做自己的选择

高中毕业以后,雷咏荃几乎每年都会回母校交流。面对与学姐面对面取经的宝贵机会,学弟学妹们自然虔诚又珍视,把自己的疑惑、苦恼、迷茫,一股脑地倒出来。

“学姐,我现在很迷茫,我想把弱项补起来,可似乎每一门都要补。而且集中精力补一门,其他的又掉下去了……”

一名女生壮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一众学生使劲点头“是的是的”。

“其实我也没有每一门都考得好,包括高考。”雷咏荃淡定的回答引来大笑,瞬间化解了陌生感和距离感。

雷咏荃说,高中节奏确实很紧张,“老师不可能安排好你的每一分钟,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安排。”而安排的前提是对自己的状态和各门科目有清醒的认识。

“努力很重要,但选择更重要。”她解释,要分清自己的长处、短处再合理调整,做出正确的选择。

雷咏荃以自己的两段经历为例:

高中文理分科时,她也纠结了很久。“有人认为学理科好就业,或者不学理科就是不聪明,但我知道自己文理科的上限,文科是我的长处,而即使死磕理科,最好的可能就是考个好点的985学校。”最终,她果断选择了文科。

进大学第一年不分科,面临专业选择时,有人认为金融热门、好就业、收入高,而最终她选择了会计。

“要认清自己最擅长什么,别人认为好的你进去可能会很痛苦,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更容易成功。”她甚至认为,自己上北大、保研都不是绝对实力决定的,关键的几个选择起到了决定作用。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学弟学妹们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勇敢做自己的选择。

谈考试
“雷咏荃喜欢考试”这是个误读

“学姐,听说你喜欢考试,是真的吗……”

“噢……”听到这个问题,雷咏荃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可能,是有人误读了。”

确实,在高考成绩出来后,有媒体报道时,称雷咏荃喜欢考试,这个梗一直流传至今。

雷咏荃说,她只是不排斥考试。

“到了5月份的时候,只有考试能检测你的水平,看出高考时能到什么层次。”所以,她觉得要用高考的心态去对待每一次考试。

考砸了怎么办?“分数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考试暴露的你的错误、短板。”所以与其沉浸在考砸的情绪里,不如专心听老师在考后的讲评,弄懂知识点,争取下次能做对,这才是考试的收获。

“考得好不代表什么,可能只是运气好,恰好考到了你会的知识。考得不好也不代表什么,只是正好检测到你不会的知识。”她认为,要用平常心对待考试,稍有波动很正常,关键是补齐弱项防止大起大落,“真正把每道题、每个知识点搞懂的话,高考时不会差。”

有同学问:遇到难题做不出、不想做怎么办。雷咏荃又拿出自己的例子:高中时,她发现班上有数学大神,面对试卷后面的大题目都很快搞定,而自己要花很长时间。

“别人能做出来我为什么不行?我智商又不比别人低。”于是,她沉下心来攻克难题,“解难题能树立信心,在边际效益方面,比重复刷简单的题收益大得多。”

她还“毫不留情”地指出:不会做、做错了,说明做得不够多。

“大学和高中有什么区别?”面对这个问题,雷咏荃认为,高中其实挺幸福的,有三年时间去接受知识,并训练自己熟练掌握,还有老师耐心地讲解,带着甚至推着大家往前走。但到了大学,会遇到多门零基础或很少接触的科目,有时候老师只是抛出一个引子,这更考验学生的自学能力。

“高中培养好的学习习惯,扎实练好基本功,其实都是在为大学甚至为今后的人生做铺垫。否则,到了大学也会很吃力。”另外,她认为高中的幸福还在于,到了大学,大家都有自己的规划和安排,“不会再有并肩作战的氛围,所以,好好珍惜高中的时光吧。”

谈学习
要树立明确的、能激励自己的目标

其实,学生们在高中阶段特别是高考前的状态,或多或少有些相似。

有学生说,自己有时候对学习提不起兴趣,考得好与不好内心毫无波澜。

“我能理解你的这种状态,谁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是紧绷着的,包括放寒假,我也会相对有所松懈。”雷咏荃安抚学弟学妹们说,但想到高考的紧迫、想到那么多要学的内容、有那么多要啃的难题,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当然,在大学,即使在考前一段时间,她有时候也出现没进状态的情况,“那是还没到紧迫的时刻,考前两天,我还是会集中精力的……”优秀学姐的同理心,让大家释然。

雷咏荃建议学弟学妹,不妨调整心态,树立明确的目标,找到能激励自己的东西,“比如要考多少名、要考什么学校、要去什么城市、未来要干什么。”

被问及高三下学期的时间安排,雷咏荃说,她在高中前两年并不是最努力的学生。但进入高三时,她会挤时间学习,“把零碎的时间利用起来、把吃饭的时间压缩一点,让自己紧张起来,对自己也是很好的心理暗示。”

对于熬夜学习,雷咏荃提醒“不要熬夜”,“熬夜不一定有你预想的收获,而且第二天打瞌睡,得不偿失。”她认为,关键是利用好白天的时间。

面对放假“回家的诱惑”,雷咏荃也坦白,自己在家里也没有很好的自控能力,寒假也会“摸鱼”,“如果真的想提升,还是尽早回学校吧,在学校更能督促自己学习。”

“怎么看待长远的快乐与眼前的快乐?”一个学妹提问,可能花点时间干想干的事,能给自己一天的快乐,可随之而来的是浪费时间的罪恶感,怎么办?

“给你快乐又让你有罪恶感的是什么?”雷咏荃反问。

“比如课外阅读,写日记,随便写点东西什么的。”

“有这种想法可能是内心暂时的逃避,但花五分钟、十分钟并不会对学习造成多大影响。”相反,雷咏荃认为,如果有助于调整心态,或考试不好时借以转移注意力,反过来更有利于学习。

针对考试前对各个学科的茫然无措,雷咏荃建议对重要性进行排序,把时间花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谈保研
投行实习经历硬核加分
成“本校唯一”

去年10月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公布了2021年推荐免试接收会计硕士研究生名单,11名学生,雷咏荃名列其中,而且是当中唯一一名本校、本学院、本专业的学生。

当天,谈到这个话题时,她还爆出更令人惊讶的信息:这个项目每年只招一个北京大学本校学生,且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其他专业学生。

如此苛刻的条件,可见对学生能力要求之高。雷咏荃如何胜出?

“可能还是胜在对自己的定位吧。”她告诉记者,虽然明知道只有一个本校名额,但她仍然只报了这一个项目。谁都知道,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风险极大。相比较而言,很多同学则稳妥地报了北京大学的其他研究生项目或其他学校。

“但我就想留在北大读这个专业。”她笃定自己的选择。

事后分析,她认为自己胜出,既有面试时发挥理想的因素,更源于之前的经验积累。

大三下学期,她曾前往新加坡国立大学交流学习。结束交流学习回国后,她一边上网课,一边在投行实习。她认为,这段经历是个加分项。

投行的实习经历,她称之为“刻骨铭心”:“跟校园里完全不一样,24小时待命,周末吃火锅时还临时接受任务。”后来,便习惯了这种工作强度。

正是这段经历,既提升了她的能力,又让她提前认识到了职场压力,帮她提早完成了从学校人到职场人的过渡。

对于今后的规划,她计划先读研究生,同时通过实习积攒工作经验,并做好了面对强大工作压力的心理准备。之后,她希望进入她觉得对经济社会发展更重要的实体经济工作。

记者手记
上天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2017年6月24日,高考放榜后,记者采访雷咏荃时,她表示“相信努力不会白费,因为上天不会辜负一个努力的人。”时隔3年多,面对记者的再次采访,她表示仍然笃信这一信条。

虽然以湖南文科裸分第一考进北大,但在大学期间,她也没有放松。她说,仅仅靠天赋吃饭的人是很少的,况且真正有天赋的人少之又少。

比如,进入北大后,她发现虽然自己英语高考有142分,但英语口语与同学有差距,便改听音乐为听英语,把英语短板提上来。

跻身高手如林的北大,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宝藏能力,雷咏荃也曾感受到落差,但她清醒地认识到,哪怕是专业里最顶尖的那部分人,横向比较也会有落差感。这是既往的经历与教育资源的差异造成的,不能盲目比较,“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享受自己的状态就行了。”

努力的同时,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几年了,这一点一直没变。唯一变化的,是经历后增加的理性、从容。

除此之外,她跟同龄女孩没什么不同,也爱美食、爱奶茶、爱自拍、爱发朋友圈。

祝福雷咏荃,祝福所有努力追梦的人。因为,上天不会辜负努力的人。

 

 

来源:浏阳日报
文| 浏阳市融媒体中心记者 罗时茂
通讯员| 王睿
责编:袁峥峥
审核:李芝 罗时茂

【长沙往事】民主西街的一桩“风流案”

我嗲嗲留下的一枚老戒指

年底了,照例清理杂物,在抽屉里翻出一枚有年头的戒指。这是我那从没见过的嗲嗲(我出生前他就过世了)留下的遗物,女款,底座很大,镶的是一枚红宝石。

我细时候一度认为这枚戒指很值钱,还奇怪娭毑何解从没拿它当回事,随手扔在抽屉的针线盒里,跟那些顶针、剪刀什么的混在一起,导致戒指上面有很多划痕。

我小时候想,娭毑是大户人家出生,金银首饰见得多,小小一枚戒指没当回事,也属正常。只是好奇,当年抄家的时候,我家光金银首饰就抄掉了几十件,怎么没把这枚戒指抄走?细时候问过娭毑一次,她老人家没好气地说:“咯是你嗲嗲出事以后,那个骚货托人送回来的。你要喜欢就拿哒去玩啰。”

我还真的拿了戒指出去跟小伙伴显摆过,回来被爷老倌爆打了一顿,从此再不敢碰它。

家里的长辈先后过世后,我成了老大,自然是戒指的主人。遂兴冲冲地把戒指拿到金器行去作鉴定,结果大失所望,虽然是民国年间的物件,做工很精致,但底座不是纯金,是18K金,红宝石也是假的,大概也就值几条烟钱吧。

回家后往抽屉一扔,再也没去管它。直到多年后,有次跟我嗲嗲曾经的学生熊伯伯喝茶,才知道这戒指背后还有段故事。

1944年的一天,时年五十的盛三嗲独自坐在党部西街一栋老公馆里发愁。公馆为两层砖木结构,青砖外墙粉灰,大门内有小天井,是幢不错的公馆。只是冷火秋烟,硕大的房子里只有盛三嗲一个人,外加一床被褥和几件衣服。

1940年代初,国民政府指令各省、市、县成立“民意”机构临时参议会。长沙市于1943年冬酝酿成立“长沙市临时参议会”,由长沙市政府、国民党长沙市党部筹建,推荐长沙市临时参议会候选人。经省务会议通过,以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省民政厅厅长周斓会衔加聘,共聘有临时参议员20人。我爷爷就在其中。1944年5月21日至23日在又一村省民政厅召开成立大会,并推举三人为常任驻会参议员,其中也有我嗲嗲。后来临时参议会解散,他又在国民党省党部工作过一段时间。

我家里在南门外陈家垅有座院子,离党部街有点远,上班确实不方便,刚好他有个朋友在海外躲避战乱,就把党部西街的这栋公馆借给我嗲嗲住。

盛三嗲这个人,地主家少爷出身,当了多年的教师后从政,从来没做过家务。突然要一个人生活,还真有点不习惯。正在这时,门外走进一位外表清秀的姑娘。开口说道:“盛老师,我来帮你收拾房子。”

盛三嗲惊喜地问:“陈妹子,你何什在咯里?不是讲你回乡里结婚去了吗?”

“我看了老师写的那篇《女子解放谭(谈)》受了启发,就从家里逃婚出来了,现在在一家织布厂当工人,厂子和宿舍都正好在这附近,听同学讲老师当哒参议员,一个人住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帮老师收拾下房子,缝缝补补什么的。”

盛三嗲文笔好,经常在《湖南大公报》、《长沙评论》等报刊上写写文章。他曾评价湖南人的特性是“有头无尾”,无论遇着一桩什么事情,起初是“风发火起”,随即是“云消雨散”。这句话今天来看仍有道理。《女子解放谭》是他文章中流传甚广的一篇,讲的是封建社会的女子如何自强自立。

见民国时期《长沙评论》

于是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陈妹子经常过来照顾我嗲嗲的生活,至于有没有发生什么过师生恋之类的风流轶事,无人知晓。当然,据我娭毑讲,那肯定是有的。娭毑还跟嗲嗲大吵过一场,后来陈妹子就很少来了。那戒指肯定是我嗲嗲送给她的,后来看我嗲嗲出事,怕受牵连才把戒指送回来。

这个说法我是不信的,有两个原因:

一是我嗲嗲为人正直,为官多年,从没出过什么绯闻。他曾经外派到通道、绶宁等地当县长几年,按理说,独自在外地当差更容易受诱惑,但好几位追随他去外地的族人、学生都众口一词地赞扬他老人家刚直不阿、为官清廉。我家中还有一件嗲嗲的遗物,是我嗲嗲的随身佩戴的一块玉佩,他出事那年不巧摔成几块,不值钱,所以抄家的人才没有没收。玉佩外形古拙,上刻一首小诗:“尧肰精致人谁晓,零落柴门竹树中,傲骨生成逈不向,岂随桃李醉旾风。”作者也不知是谁,也有可能是我嗲嗲自己的诗作,搞不好是他老人家的座右铭,所以才一直随身携带,提醒自己。

二是退一万步说,以我嗲嗲当时的经济实力,要讨女孩子欢心,不至于买个不值钱的戒指吧?

我嗲嗲随身佩戴的玉佩

直到多年后,我才从熊伯伯口里听到了另一个版本:陈妹子是地下党员,她是来发展我嗲嗲加入地下党的。我嗲嗲当时考虑正处抗战时期,还是以和平为佳,没有答应,只说以后再看形势决定。从他过往的文章中也可看出,他是一心向往出现一个新的和平政权的,比如在《女子解放谭》中他就说过:“一些政权,完全掌握在贪官军阀手里,人民只好任他鱼肉而已”。

按熊伯伯的说法,这个戒指并不是我嗲嗲买的,而是陈妹子交给我嗲嗲作联络信物用的,说是什么时候想加入组织,就拿这个戒指去某当铺接头,自然有人联系云云。

几年后,我嗲嗲也确实凭这个戒指跟地下组织接上了头,所以戒指又回到了陈妹子手里。我嗲嗲被错判为“历史反革命”执行枪决后,陈妹子知道我家的财物都被洗劫一空,碍于当时的形势无法出面,就托人把戒指送了过来,算是给我家里留个念想。

这个说法当然无从考证,不过从几十年后我嗲嗲的“平反通知”上看,五年之后,即1949年,我嗲嗲确实是参加了中共中原局的外围组织3130小组,参与了湖南和平起义。由于当事人大多已不在人世,我嗲嗲平反时的材料里也语焉不详,搞不清到底是谁介绍他加入这个组织的,不知是不是这位陈姓女子的功劳。

当时来送“平反通知”的人只是说,有几位不愿对家属透露姓名的老同志都出面力证我嗲嗲为湖南和平起义作出的贡献。

听到这个故事后,我很兴奋,想象当年我嗲嗲拿着戒指去接头的情景,就和今天的谍战片一样,还特地跑到那条街转了一圈。民国后期的党部街,就是今天的民主街。其实有三条,分别是民主东街、民主西街、民主后街。三条街呈品字形,都位于开福区北正街(黄兴北路)东侧。民主东街、民主西街是两条平行的南北走向的小街,在北端与两条街相连的即是民主后街。

图源:1986年版《长沙地名录》

这三条街正式的名字是清末民初才定下来的,还改过好几次,都与被这三条街包围着的湖南省总工会大院有关。这三条街有半边都是总工会大院的围墙。今天的湖南省总工会所在地,在清代以前是一口塘,名为纱帽塘。塘虽小,名气却大,传说三国时长沙太守韩玄被魏延(也有说是关羽、黄忠)追杀,仓惶之中,头上的纱帽掉落此塘。这条街也因此叫纱帽街。

晚清时期,清政府面对国际国内的变局和朝廷上下的压力,也不得不改弦更张, 宣布实行新政, 仿行宪政, 表示愿意让君主制逐步过渡到君主立宪制。仿行宪政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从西方引进议会制, 中央设资政院, 各省设咨议局,类似于地方议会的形式。1908年12月,长沙设立咨议局筹办处。次年10月14日,省咨议局第一届会议在位于纱帽塘的长沙县学宫明伦堂开幕,明伦堂遂改为省咨议局的办公场地。

民国十七年湖南银行发行的十元大钞,正中就是咨议会大楼照片

不过形势发展不等人,才两年时间,辛亥革命爆发,民国成立,咨议局变成了咨议会。三条街的名字被改成为议会东街、西街和后街。

1913年明伦堂被拆除,省督军汤芗铭主持动工兴建咨议会大楼,1918年落成,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为长沙第一栋西方式议会建筑。这是首次在湖南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及其施工、装饰技术,是长沙近代建筑技术之始。

1926年后,议会大楼改为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所在地,三条街的名字又再次变更,改名为党部东街、西街和后街。

新中国建立后,大楼由湖南省政府接管,五十年代大修后,为湖南省总工会驻地。相应的这三条街再次改名,成为今天的民主东街、民主西街和民主后街。

修整后的湖南总工会大楼前栋 图源:《长沙老建筑》

民主街上有很多名人公馆,我嗲嗲当年具体住过谁的公馆不知道。1938年“文夕大火”中,长沙大半房屋被焚,幸运的是,民主街一带的房屋却保存完好。可惜的是,建国后历经多次拆迁,所剩无几。前些年修黄兴北路以前,我曾路过此地,当时还有几栋破败的老公馆苟延残喘,如民主西街31号和37号公馆,均建于民国时期。这几栋老公馆都曾列入《长沙市一般不可移动文物名录》,不过最终还是被拆除了。

党部后街上确有过一家织布厂,名为石怡织布厂,据说是一位退役的国军军官所开。1958年公私合营后,石怡和中信两家织布厂合并组成长沙人民织布厂。

我问熊伯伯为何知道这段往事,才知道,熊伯伯当年在位于党部东街的长沙广播电台工作过,也曾常去我嗲嗲的寓所看望老师。他跟陈妹子是同学,建国后还有往来,只是后来陈妹子调去北京才断了联系,所以知道当年的情况。

无独有偶,我嗲嗲当年面对娭毑质问时的窘境,几十年后又在他孙子身上重现,也与这条街有关:我结婚后,有次堂客在我书架上找到一本书,里面夹了张纸条,上面娟秀的字迹写着“当你的心靠近我的心,于是火焰将燃烧起来”。落款是菲菲,明显是个妹子名字。堂客逼问我,这是哪个写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搞得我百口莫辩。

人都有年轻的时候,还真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最多只能说是暧昧。后来这张小纸条就再也找不到了,估计是被某人销毁了。如果点赞的朋友多,下次我就把这个故事写出来。

这位名叫菲菲的妹子以前就住在民主东街的一座大杂院中,我去过几次,是个很破烂的大院,住了十几户人。但木梁柱、木板房、花格窗棂显示,这是一个很有些年头的老院子。

院子后来在棚户区改造中被拆除了,我是在《老照片中的长沙》这本书中看到了这张照片,才知道原来这个大院以前是长沙县学宫附属建筑的一部分,可惜没有被保留下来。

 

文|枬子 编辑|马桶
故事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