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的红白玫瑰之争:阴丽华与郭圣通


作为皇帝,光武帝刘秀一生中有记载的后妃只有三个,两个皇后加一个美人。女人少是非就少吗?非也,就这三个人,还是凑齐了一出宫斗加政治斗争的精彩大戏。

严格来说,美人许氏在这个角逐场基本只是个凑数的,除了生下一个儿子,其他时候基本没啥戏份。所以,真正的巅峰对决,出自两次妻妾互换的两位皇后中——能让古早网友为之对掐几天几夜的阴丽华和郭圣通。

争议的主题有两个:两个女人,刘秀爱谁?这两场婚姻,都是政治捆绑吗?

第一个议题,不少了解情况的人要问了,这有讨论的意义吗?刘秀与阴丽华,那可是能登上帝后恩爱榜的。就凭少年刘秀一句“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的愿望,他俩的爱情,毋庸置疑了吧。如果是你,早早遇到了心上人,又已经如愿娶到了少年时的女神,还会对其他女人感兴趣吗?

问题就出在这儿。爱情没有先来后到。即便是“忆昔相逢俱少年,两情未许谁最先”等两小无猜的故事里,在琐碎的相处中消耗完彼此的神秘感,走到相看两厌、结局潦草的也比比皆是。另外,爱情在某一时段内可以是纯澈的、排他的、独占的,但那基本是女性视角,对一个成年帝王来说,咱没必要做选择题,我完全可以两个都要啊。刘秀爱阴丽华可以,但他就完全不爱郭圣通吗?

逻辑上讲,完全可以全都要。那么,让我们把这段三角故事,从头复盘再做比较。

刘、阴初相识

刘秀是在19岁那年听说阴丽华的,据他的名言,俩人应该此前已经见过面。他们在什么情况下初见的呢?史书有迹可循。

刘秀是南阳郡蔡阳县(今湖北枣阳)人,阴丽华是南阳郡新野县人(今河南新野),乍一看,俩人隔了省,不过按当时州郡县的行政区划,他们都是南阳郡下辖人口,所以也算是老乡。从地图上一看便知,按现在的高速路线,枣阳到新野约140km,也算是隔了山高路远吧?在交通如此闭塞的古代,哪来的机会见面呢?

你我本无缘,全靠家人们。刘秀的家庭成员中,二姐刘元嫁给了新野大族邓氏的邓晨。巧的是,阴丽华的母亲,也是新野邓氏人,邓晨的姑母辈,算下来,阴丽华是邓晨的表妹。一边是表妹,一边是妻弟,大抵,二姐在唠嗑的时候,经常提到夫家小表妹阴丽华的肤白貌美,刘秀才能“闻后美”,有了一睹芳容的欲望。这样的机会,应该不算难。刘秀有时往姐夫家里蹭顿饭,阴丽华也会跟随母亲回娘家走亲戚,一来二去,二人总有凑到一个屋檐下的时候,也就那么相识了。人海茫茫,两个人能相遇,说到底也是传奇。

彼时,刘秀19岁,阴丽华9岁。所以,这次初见,很大可能只是刘秀看上了阴妹妹,阴丽华还懵懂无知呢。等后来中间桥梁的姐姐、姐夫发现刘秀的心思,乐成好事,忙为之撮合奔忙。阴家内部进行了细细核算,虽说刘秀家已经破落,但他们舂陵刘氏一族(王莽之前,刘秀家族还是舂陵侯国,所以这里刘氏宗亲枝繁叶茂)还是有很大宗族实力的,刘秀本人长得又算端正,与他们结亲,门楣也算般配。

即使有了婚约,刘秀毕竟是真命天子,他可忙着呢,早期忙着种庄稼,等到王莽末期,刘秀在宛城被起兵,又忙着帮大哥一起创业。乱世飘零,根本没时间结婚。这一拖,就把俩人都拖成了大龄。

刘縯、刘秀兄弟在起义后不久,因为势单力孤,便与绿林军组了队,对外号称是汉军。可问题是,虽然壮大了队伍,但这样的组合,本来就是互相利用——刘縯看上了绿林的人数,绿林看上了刘氏的旗帜,所以,双方只是因利结合,很难互相信任彼此。这不,虽然组团后大家说打了一些胜仗,可因为怕看起来很有领袖气质的刘縯独大,绿林军里的几个分支首领起了坏心思。随着队伍的盛势日渐隆盛,绿林领袖提议,要立一个皇帝来领导大家的军事行动。本来这个职位非刘縯莫属,可他们提此议就是为了打压刘縯兄弟,于是,几个首领以更多的票数推出了他们早就看好的人——刘秀的同族刘玄。刘玄也是舂陵刘氏,所以表面上,绿林人还真没藏私心,故意打压舂陵一族呢。

就是这个决策,彻底打乱了刘氏兄弟的命数。刘玄登基后,年号更始,封刘縯为大司徒,刘秀只当了一个小的偏将军,但是,自此以后,刘縯就成了刘玄重点打压的对象。随着刘秀兄弟一个昆阳大战一战成名,一个力破宛城,为汉军拿下根据地,刘玄听从手下朱鲔等人的建议,借着汉军中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当庭把刘縯杀了。下一步,就该轮到刘秀了吧?

听到这条消息,刘秀也不敢有过多表现(光武不敢显其悲戚),只上书说他哥有罪,要跟他划清界限,甚至连刘縯的葬礼都没去参加。尽管如此,刘玄还是派人肉监视器24小时360°无死角地监视着刘秀的一举一动。

该怎么摆脱这种窘境呢?

完婚在最艰难时

刘秀想到了一个办法,和未婚妻阴丽华成亲。既然他们不放心自己对大哥的态度是假的,那他干脆做绝一点,在守孝期间结婚,算不算完全跟他划清界限了呢?不知道的人都以为,刘秀这人已经恬不知耻到啥地步了。

当刘秀把自己的计划提出,出乎意料的是,阴家同意了。这里面,很大程度是阴家政治投资的孤注一掷。

前面说过,邓氏是新野的大族,阴家能与邓氏世代友好,结为姻亲,可想而知,他们的势力也不小。史书记载:“及刘伯升起义兵,识时游学长安,闻之,委业而归,率子弟、宗族、宾客千余人往诣伯升。”说阴丽华的哥哥阴识听说刘縯起兵后,率子弟、宗族、宾客千余人去投奔了他。也就是说,早在刘秀兄弟起兵的最初,阴家就与刘家捆绑在了一起,阴丽华与刘秀的结合,注定充满了政治色彩。阴氏一个非官宦的家族,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依附势力呢?史书记载,早在阴识祖先阴子方时期,他家就是“暴至巨富,田有七百余顷,舆马仆隶,比于邦君”。这在南阳新野,无疑是一股巨大的力量。

刘秀之所以选择此时完婚,很难说没有借重阴家的成分。如果他对阴丽华的爱真的深沉到非她不娶的地步,此时此地,这种连自身安全都难保的时候,要把阴丽华娶来深涉险境,还要配合一起演戏,这完美爱情滤镜,怎么也得碎一地了。

不过,历史是由每一个个人演绎的,这其中,有人理性、讲逻辑,也有性情中人任性、放肆。阴丽华在此时选择嫁给刘秀,也不能排除她心甘情愿的可能。这一年,刘秀29岁,阴丽华19岁。

后来的事证明了,刘秀是真的在利用,虽然俩人已经完婚,但那段时间,还处在刘縯孝期,俩人实际上并没有实现夫妻之实。只有阴丽华(和刘秀的好友冯异)知道,刘秀表面每天和刘玄派来的人周旋,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对刘縯的死毫不在意,可背地里,他的枕头经常是哭湿了的——“枕席有涕泣处”。

后来,更始政权拿下洛阳,准备迁都,刘秀被刘玄任命司隶校尉,并亲自去洛阳整理宫殿等迎接事宜,刘秀就把阴丽华送回新野老家去了。从此,他和阴丽华的相处,暂时告一段落。

假设从刘縯(更始元年六月以后)死后不久两人完婚,到刘玄正式迁都洛阳(更始元年十月),刘秀提前去打前站,满打满算,俩人可能共处了3个多月。

总结来看,刘秀与阴丽华之间,是表面爱情因素多,实则算政治结合。

出场就是“政治品”

郭圣通呢?

她是典型的政治婚姻。

刘秀到洛阳后,更始政权仍没有对他放松戒备,在死忠粉冯异的建议下,刘秀结识了几个能在刘玄面前说得上话的人,听说河北那边很乱,更始帝终于给刘秀加了个大司马的官衔,派去河北当宣抚使。

说是朝廷的使者,但更始政权怎么会做纵虎归山的赔本生意呢?他们没给刘秀一兵一卒,就是个光杆司令。好在,刘秀凭着个人魅力,陆续有不少南阳故旧前来投奔,终于有了几个可以商量对策的人。可刚走到河北没多久,又莫名成了通缉犯。

原来,汉朝建立后,刘氏家族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又通过推恩令政策,河北地区也有一堆的封国王爷。其中有一位赵王刘林,被一位自称是汉成帝的儿子刘子舆的算命先生王朗忽悠得团团转,他率领李育、张参等赵地一起拥戴王朗登基称帝,一时间河北各个起兵自保的小势力几乎全部去拜了山头。

刘秀是河南皇帝的使者,这河北又有了新皇帝,哪里还轮的到他招抚?分明是河南皇帝派来分化河北势力的,于是,王朗悬赏十万户要刘秀的脑袋。好好的使者,瞬间变成河北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不过,刘秀开挂的人生总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经过高人指点,刘秀到了信阳,阴天也终于过去,凭借着昆阳大战的名气,不少人才(其中一些人后来成为著名的“云台二十八将”),纷纷加入阵营。聚沙成塔,刘秀也有了数万人的力量,终于有了和王朗博弈的基础。

但在双方对峙过程中,河北还有个拥有十多万人队伍的真定王刘杨也在摇摆不定,刘秀把拉拢刘杨的任务交给了同样出身河北刘氏的刘植。刘植出使回来,带来一个好主意,真定王刘杨有个外甥女叫郭圣通,可以通过联姻的手段把刘杨争取过来。

主意是好,谁来娶?当然是刘秀。这……刘秀已经娶到少年时的爱人,再娶一个,岂不是人设崩塌?如果说刘秀对这事开始有一点犹豫,但面对生死关头,两大势力迫在眼前,他就没那么挣扎了,最终的结果是很直接的:“世祖因留真定,纳郭后。”

结婚喜宴,就是在刘杨那办的。“乃与扬及诸将置酒郭氏漆里舍,扬击筑为欢”,可见,场面还是很欢乐的。那么,刘秀对郭圣通是什么感觉?有没有可能先政治后恋爱呢?

当然有,尽管史书多次加深了刘秀对初恋的爱,以及后来郭圣通成为三角关系的失败者,但最初,俩人肯定是有很长一段蜜月期的。史书清清楚楚地写着:“至真定,因纳后(郭圣通),有宠。”这个宠字怎么体现呢?

“建武元年,生皇子彊。”俩人更始二年春(24)结的婚,建武元年(25)生的娃。尽管这段时间,刘秀忙得不可开交,先是平定了王朗,又平定了铜马、尤来、大抢、五幡等农民起义势力,接着在公元25年的六月与更始政权正式决裂,宣布称帝,年号建武……可所有时刻,郭圣通都随军在路上。俩人一边打仗一边忙生娃,一路给军队里的单身汉们撒狗粮。

问题来了,这两个妻子,刘秀心里更爱谁多一点?

退一步,才有更大的冲刺空间

建武二年(26),刘秀扫平大部分势力,更始政权又在与赤眉军火拼的过程中惨败,于是,刘秀马上迁都洛阳。有了根据地,刘秀先派人把原配妻子阴丽华和两个姐妹一起接了过来,接着,就到了阴、郭俩人正式对决的时刻。该立谁当皇后呢?

这个问题刘秀也很为难,他用了一招缓兵之计,先把两个老婆都册封为贵人。东汉的后宫等级少,贵人之位仅次于皇后。

缓兵是为了等待更好的解决方案,可在这个问题上,刘秀实在是找不到好的办法。如果非要在两个女人之间选一个,他的天平,还是更倒向阴丽华一点。

但此事涉及了朝廷政治派系的问题:刘秀的手下,分为河南和河北两大派系。最亲近的一批人,都是追随刘秀舂陵起兵的南阳郡子弟,他们既是最早的从龙功臣,也是刘秀的亲朋故旧,在他最危难的时候不离不弃,可当时他只是更始帝的打工人,直到去了河北,得到渔阳郡的彭宠、吴汉,上谷郡的耿况、耿弇父子,邯郸豪族耿纯,以及河北的宗室刘植等人,才能所向披靡,有了与更始帝决裂的底气。阴丽华与郭圣通,就出自这两大派系之中。阴是河南新野人,郭为河北真定人,尽管她们自身也许并没有与朝廷功臣派系互通消息,但她们的籍贯,很自动地就为大家归了类。

如果立郭圣通,想想阴丽华日后对她叩拜称妾,一切以她为尊,刘秀都于心不忍。可如果立阴丽华,固然对得起初恋,但那些在他称王称帝路上出力最多的河北将帅,会怎么想呢?有没有可能寒了心,再度投入混乱的局势当中?何况,此时郭圣通还有一位手握十几万大军的大舅在呢。

思前想后,刘秀还是打算任性一次,尊初恋为皇后。在立后事件上,郭圣通以及郭家势力都没有出手干涉或拉票,但关键时刻,当事人之一的阴丽华不同意了。“后固辞,以郭氏有子,终不肯当,故遂立郭皇后。”阴丽华恰当地给了刘秀一个合理的台阶,他们当初为大哥守孝,并没有诞育儿子,而郭氏生下长子,就算按母以子贵,也该立郭氏。

不得不说,阴丽华是个双商极高的人。大家想的,是把问题想复杂了,而她则用上剃刀原理,把事情简单化,不提什么朝廷派系之争,只从子嗣方面说。就这样,“贵人(郭圣通)立为皇后,彊为皇太子”,作为发妻的阴丽华,彻底屈居下位。大概,阴丽华内心也很清楚,她此时的退步,会让本就属意于她的刘秀内心更添愧疚。而一个男人的愧疚之心,将是她最大的武器。

果然,刘秀开始疯狂弥补阴丽华,连出征在外都经常随军带着。他们二人的长子、后来的汉明帝刘庄,就出生在征讨反叛者彭宠的军中。这一点,刘秀似乎有意让阴丽华享受到当初郭圣通完全一致的荣宠。

不过,刘秀常把阴丽华带在身边,身怀六甲也不让她待在洛阳的操作,除了弥补之情,不得不让八卦思维活跃的我们暗自揣度,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宫斗戏码。

有没有宫斗?

郭圣通有没有可能故意针对阴丽华呢?世人的猜测里有,但明确的记载还真没有。

至少,在刘秀称帝后的十几年,郭圣通的恩宠也并没有减少,所以,在《后汉书·光武十王》里清晰记录着,刘秀的十个儿子,分配得特别均匀,五个郭圣通所生,五个阴丽华所生。而郭圣通作为一个家庭教育良好的大家闺秀(郭圣通的妈妈郭主“好礼节俭,有母仪之德”),于理她没必要自降身份,出手迫害一个自降为妾的女子。那么,刘秀的做法,可能只是不愿见阴丽华与皇后郭氏相处,动辄请安跪拜等。

不过,此处《后汉书》还有一个让人匪夷所思的记载,在刘秀带阴丽华出征的五年后:“九年,有盗劫杀后母邓氏及弟。”建武九年,虽然天下没有完全平定,但阴丽华的亲妈和弟弟也是外戚,必定是有被皇帝安置的,盗贼怎么会精准地劫杀他们呢?这时隔多年的两条记载并在一起,很难不让人阴暗地猜想,此事是否是郭家的报复?

前面说了,于理而言,郭圣通已经是个胜利者了,可于情来说,理性不一定压制得住情感里那份独占情绪。尽管郭、阴两人此时完全是势均力敌,但感情这回事,见面三分情,刘秀长期与阴丽华在一起,郭圣通的温柔多情,也许就日渐被抛在脑后了。为此生出埋怨,也是极有可能的。

当然,这只是我们粗浅盲猜,并不能把脏水全往郭后身上泼。毕竟,当时天下尚未平定,割据势力遍地开花,刘秀频繁征战(和天水的隗嚣政权、四川的公孙述政权、宁夏的卢芳政权),其他的敌对势力派人暗杀了阴母和弟弟,也是有可能的(公孙述最喜欢用刺客)。真相如何,就看读者个人属于什么思维方式了。如果《甄嬛传》脑,一定偏向郭后所为;如果政治脑,这一出就只是敌人的报复了。

言归正传。史书上真正记载郭后从三角关系败下阵来,要到建武十四年,“其后,后以宠稍衰”。此时,郭圣通与阴丽华暗战中才“稍”衰,显示出了绝对劣势。正因为从前也是你侬我侬,如今的冷落才特别明显,于是,郭圣通这才有了情绪,“数怀怨怼”。最终,也因为刘郭两人越走越远,在建武十七年,郭圣通终于被废,自降为妾17年的阴丽华,才终于正位中宫,拿回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位子。彼时,当初那帮河北功臣,很多都失势了。

一句“数怀怨怼”就废后,历代都有为郭后鸣不平的义士。《后汉书》的史家评价里就直说:“当其接床第,承恩色,虽险情赘行,莫不德焉。及至移意爱,析嬿私,虽惠心妍状,愈献丑焉。爱升,则天下不足容其高;欢队,故九服无所逃其命。”恩爱的时候,觉得郭后什么都好,当他移情别恋了,郭后美丽的容颜,也遭到嫌弃了。所谓“见多自成丑,不待颜色衰”。爱意升起时,以天的高远都不能容纳下,等爱没了,世界之大,她就是个罪人。显然,把罪责完全推在了刘秀身上。

宋人读了这段历史,也认为郭后根本无罪,今人更唾骂刘秀利用完就甩,是个妥妥的渣男,那么,郭圣通是怎么怨怼的?她到底有没有罪呢?

在册立阴丽华的诏书上,刘秀详细数落了一通:“皇后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不能抚循它子,训长异室。宫闱之内,若见鹰鹯。既无《关雎》之德,而有吕、霍之风,岂可托以幼孤,恭承明祀。今遣大司徒涉、宗正吉持节,其上皇后玺绶。”说郭后“有吕、霍之风”,她统领的后宫“若见鹰鹯”(鹰与鹯都是鸟类中比较凶残的动物),气氛那是相当压抑。这么看,郭氏完全就是一个坏女人啊。

不过,这份诏书的真实度,也还要打个对折。

被废后,郭圣通的日子并没有像以往的废后一样,囚禁终身,早早地抑郁而死,她在刘秀还活着的时候,就直接被派去儿子的封地当上了王太后,被以一国奉养。她的家族,也没有因此受到一丝牵连,国舅还是国舅,丈母娘还是丈母娘,她母亲郭主去世时,光武帝还以女婿身份亲自参加了葬礼。

再之后,以严厉著称、嫉恶如仇的汉明帝刘庄即位,也并没有对郭后乃至她的儿子、家族进行一点打击报复,而是“礼待阴、郭,每事必均”,把两家都当纯正的外戚。如果从这一点来说,郭圣通还真的可能没有亲自宫斗,出手迫害过阴丽华。她只是一个政治和情感路上失败者而已。

 

摘自 《无忧论古今》 2022-04-27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