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疫苗之母”:40年坚守,收获了命运全部嘲弄

美国和加拿大主要接种的是辉瑞-拜恩泰科(Pfizer-BioNTech)和莫德纳(Moderna)的疫苗。其背后关键技术都是mRNA。这两种疫苗有效率高达94%以上,mRNA 疫苗因此也被认为是美国和加拿大新冠疫情终结者。

这得归功那个66岁的老太太,匈牙利裔美国女科学家卡利蔻(Katalin Karikó)。如果没有她,也就没有mRNA新冠疫苗。

为这一天,她等了40多年。

莫德纳, 拜恩泰科,股价暴涨,投资人赚得盘满钵满,狂赚上亿,而卡利蔻的分红只有300万美元。

对于这巨大的利益差距,卡利蔻毫不在意,一笑置之。”还好。我只是喜欢我的工作,相信它的所有可能。我很高兴自己活得足够长,能看到我的作品结出果实。”

她的年薪,至今没超过6万美元。苦熬40年,她的研究一直被认为是没有希望,死路一条。没有科研经费,被解雇,被驱赶,被降职,被像虫豸一样遭到嘲笑和羞辱,是她40年的家常便饭。这点落差,真不算什么。

来自屠夫家庭

“我是在一个没有自来水、没有电视、没有冰箱的房子里长大的。这是我生命中的前十年。我甚至不知道还有其它的生活方式。我以为每个人都是这样生活的。”

1955年10月17日,卡利蔻出生在匈牙利南部一个名叫萨拉什的小镇。他们只有1个房间。标准的穷苦人家。爸爸是这个只有一万人口小镇上的屠夫。

帮亲爹杀猪打下手,就是她的日常。不过,这个快乐的女孩,生性好奇,喜欢观察动物内脏,研究屠刀下生物的构造。生物学的兴趣自此产生,从此立志成为一名科学家,尽管她从未见过科学家。

从小学到大学,卡利蔻一直很喜欢生物学课程。高中时,她曾获得首届杰尔米•古斯塔夫最佳生物学学生奖;大学时的她也曾获得过奖学金。1978年大学毕业后,卡利蔻继续求学,并在塞格德大学(University of Szeged)取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随后,卡利蔻在匈牙利科学院(Hungarian Academy of Sciences)下属生物研究中心从事研究工作。

研究新技术被开

早在1961年,科学界发现,在DNA和蛋白质之间有个“中间人”——mRNA负责传递信息。理论上说,只要控制mRNA,就能命令细胞只生产特定蛋白质,就可以制造自己的“药物”,从而打造出一种全新的疗法。

卡利蔻参与一项临床试验,对一些艾滋病、血液病等患者进行双链RNA治疗,查阅了大量mRNA的资料。偶然间接触到的概念,一下子就迷住了她。她坚信mRNA可以成药,用来抵抗疾病。

不过,要将理论转化为现实应用,要难得多。几年下来,卡利蔻没能突破。还因痴迷mRNA,没有别的成果,被单位开除……这是她30岁的生日礼物。

上个世纪80年代,卡利蔻身边很多同事都想去美国工作、生活。而作为土生土长的匈牙利人,她并不想离开祖国。不过,这里似乎没有给她很多就业机会。失去工作的她,不得不远赴美国,接受天普大学(Temple University)提供的工作机会。

泰迪熊里藏了一千两百美元

1985年,卡利蔻和丈夫带着年幼的女儿离开了匈牙利前往美国。为凑盘缠,卡利蔻破釜沉舟。她卖掉自家汽车,将在黑市上换的1200美元缝进2岁的女儿苏珊的泰迪玩具熊里(当时匈牙利政府只允许他们带走100美元)。这是她当时的全部身家。

到了美国,谁也不认识,还有些语言不通。千辛万苦,大洋彼岸的美国梦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好。

那段时间,研究mRNA的科学家并不在少数,但摆在大家面前的是一个致命难题:mRNA在到达靶细胞之前,会被人体的防疫系统破坏,简单的说,就是mRNA会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

经历过无数次失败后,大多数科学家都放弃了。在当时看来,mRNA的成药性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科学界都认为改造DNA是治疗遗传疾病“一劳永逸”的办法。

卡利蔻却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mRNA上。读博时期她便认为mRNA在治疗疾病上更有潜力,在博士后的研究工作中她依然坚信自己的判断。然而她博士后的老板并不这样认为,在一次大吵之后,卡利蔻差点要被驱逐出境。没有科研经费,没有研究团队,她陷入绝境。

此时隔壁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递来一根救命稻草。1989年卡利蔻离开天普大学,来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新的职位为研究助理教授,比原先的降了好几个级别,比副教授还要低一些,几乎就不可能获得终身教职。

也就在这份工作里,卡利蔻迎来了一次不小的突破。她与人合作,将mRNA导入到细胞中,成功地合成了mRNA编码的蛋白!这也就意味着,也许可以使用mRNA来改善心脏搭桥手术的血管,甚至还可以使用该技术来延长人类细胞的寿命!

遗憾的是,当时对mRNA的研究已如“一潭死水”。卡利蔻的研究成果不仅不被看好,也没获得业内关注。

被逐出实验室

1990年,卡利蔻提交了第一个mRNA治疗申请,希望获得资金来进行开发,却被拒绝了。用mRNA作为治疗方法,在那时看来是被认为是过于激进的,财务风险巨大。所有的投资机构都对卡利蔻说了“不”。

“我一直在想办法改进技术,寻找更好的RNA、更好的递送方式。” 卡利蔻知道当时设计的mRNA会引起小鼠体内的炎症反应、危及健康,所以要想办法让mRNA“欺骗”机体免疫机制,让它认为mRNA不会对机体造成伤害,这样才能提高mRNA成药的机会。

为此,卡利蔻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常常是从早上6点一直研究到深夜,甚至睡在办公室里,周末和假期也是如此。她说:“在别人看来,这似乎很疯狂、很挣扎,但我在实验室里很高兴。用我丈夫的话说,’这是给你的娱乐’。我觉得自己不是在上班,而是在玩耍。”

不过,卡利蔻对mRNA的研究热情,并没有非常快地转化为“看得见”的成果。加之当时科学界对mRNA的认识一直停留在“极为困难”的阶段,没有人愿意资助卡利蔻继续研究。

“我试图申请获得政府资金、投资者的私人资金等等,但每个人都拒绝了。”

1995年宾夕法尼亚大学决定将卡利蔻降职。在被降职后不久,卡利蔻被诊断出患上了癌症,她的丈夫因签证问题被滞留在匈牙利。此时的女儿正在读书,还需要钱来支付学费。

“通常在那时,人只会说再见然后离开,因为太可怕了。” “我想去别的地方,或者做别的事情。我以为是我不够好,不够聪明。”

迟迟未等到的资助、猝不及防的癌症、不在身边的家人,似乎每一件事都在问卡利蔻:还要继续研究mRNA吗?

躺在病床上的卡利蔻最终还是给出了“YES”这个答案,仍然坚持十几年来坚持的研究。这一次的抉择也决定了mRNA后来的发展。

卡利蔻说,”宾大的前主席对我的态度很糟糕,一度把我赶出了实验室。他告诉我,我可以去动物园附近一间小屋,作为我的实验室。”

卡利蔻在被降职后要求宾大的新主席恢复她以前的职位,却被告知她不是 “教员的料”。

她只能从一个个高级科学家的实验室辗转,变为人手不够时的“替补”,彻底陷入了人生的低谷。

复印机前的一次偶遇,得到了第一笔经费

没经费,卡利蔻连最新的学术杂志都看不到,只能自己复印。这才有了学校施乐复印机旁的奇遇。她遇到了 “贵人”、免疫学家魏斯曼(Drew Weissman)。

“那天我正在扫描东西,魏斯曼博士正好也在,我向他介绍,我是一名RNA方向的科学家,我目前着力在研究信使核糖核酸mRNA在疾病预防方面的前景。”

“万万没想到,魏斯曼博士也告诉我,他正在想研发针对HIV艾滋病的疫苗,或许需要利用携带特定遗传信息的mRNA来诱发人体产生特定病毒蛋白。”

卡利蔻表示,那一刻仿佛遇到了“天选之人”,自己就如同在婚礼上激动的新娘,连声说道:“Yeah, I do, I can do it!””我是一个RNA科学家,我可以用mRNA制造任何东西。”卡利蔻说。

魏斯曼博士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立刻决定资助她!

两人成为合作伙伴。

1997年,卡利蔻熬出了头。拿到第一笔经费,10万美元。

有了这笔钱,项目渐有起色。

8年后的2005年,他们终于找到解决人体免疫反应的办法,用弱化的版本替换了一个RNA的模块。

这样,人造的mRNA,就像神偷一样,不知不觉的潜入人体细胞,而不会惊醒人类的免疫防御系统。

“mRNA能用于改变细胞功能”这个突破性的进展,在他们看来,大有可为。

两人联名发表论文,称找到mRNA的“致命弱点”。这是一项革命性的研究成果。

然而,学界和市场,却给他们泼了很多盆冷水。

卡利蔻和魏斯曼拿着他们的mRNA技术项目,纷纷向各大基金委申请研究经费。项目审核小组却不认为mRNA是很好的治疗方案,将他们的申请扔在了一旁。

投稿各大一流科研期刊也杳无音讯。只有《免疫学》勉强刊发,但没有太多人关注。

卡利蔻和魏斯曼还是要大干一场。他们继续在实验室,埋头精进。他们成功完成了在猴子身上的活体实验。进一步证明,mRNA技术可以诱使动物选择制造蛋白质。而这样的技术,或能促使人体制造胰岛素以治疗糖尿病等基础性疾病上;同时,还能用于制造疫苗。

大干一场还是黄了

2006年卡利蔻和魏斯曼申请了第一个mRNA相关专利,成立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尝试以mRNA为基础开发药物。公司获得的美国政府小企业资助100万美元快用完了,还是没有联系到制药公司和风险投资。卡利蔻回忆道,“魏斯曼博士联系了很多药厂和风投,但那时,大多数人对此不以为意。”公司只好关门,第一次商业尝试黄了。

后来,成果被一个高人——斯坦福大学干细胞生物学博士后Derrick Rossi注意到了,他惊叹这是诺贝尔奖级别的发现。他感觉到其中巨大的商机,找到投资后于2010年成立了一家公司——莫德纳(Moderna)。在德国另一个团队也看到了这项技术的巨大潜力,也组建了一家公司——拜恩泰科(BioNTech)。这两家公司的技术,都是基于卡利蔻和她的合作者魏斯曼。

2013年,拜恩泰科聘请卡利蔻担任高级副总裁,帮助监督mRNA工作。“得知我要加入拜恩泰科——一个找不到官网的野鸡公司,同事嘲笑我:宾大混不下去,只能去这种破地方混。”

此后8年,拜恩泰科公司发表mRNA论文150篇。虽然技术很前卫,但影响还只是局限在小圈子,直到2019年底,武汉爆发新冠疫情。

天大的机遇是新冠带来的

就在mRNA流感疫苗正进行临床试验,寨卡病毒疫苗还在开发时,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全世界大流行。

在中国科学家公布了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之后, 拜恩泰科用时几小时就设计出了mRNA疫苗;而莫德纳是两天内设计出了它的疫苗。

神速!

这是因为使用mRNA技术的公司不需要病毒本身来制造疫苗,只需要一台计算机来告诉科学家,哪些化学物质应该按照什么顺序组合在一起就可以了。

在全球170多个疫苗项目研发比拼中,两家公司研发优势充分显现。mRNA新冠疫苗研发步入快车道。

2020年11月8日,辉瑞-拜恩泰科(Pfizer-BioNTech)疫苗研究结果出炉。

很快,莫德纳公司的疫苗结果也出来了。

拜恩泰科疫苗三期临床试验结果公布时,卡利蔻没有狂喜。坐了 40 年冷板凳的她,第一反应是:“可算得救了!我拼命地吸气,我太紧张了,我真怕我死了……”

荣誉纷至沓来。很多学者、英国《卫报》、美国医学网站形容卡利蔻的成就称:“或可摘得诺贝尔奖。”甚至有人说,如果今年她没能拿诺贝尔奖,那么诺奖可以关门了。

但真正让卡利蔻开心的,是 mRNA 疫苗能够帮助数以亿计的人。

“帮助数以亿计的人(指 mRNA 疫苗),是我从未想象过的。成为这次成功故事中的一部分,真的让我非常非常开心。”

几十年来,科学家们一直梦想着“私人定制”mRNA技术的无限可能,而对于这位出生于匈牙利的科学家来说,这一突破不仅仅是疫苗的成功,更证明了她对mRNA治疗潜力的长期信念,mRNA技术有望在将来,为癌症、心脏病和其他传染病,提供新的治疗方法。这项技术可以为新一代的医疗和治疗方法打开大门。

传染病学家称:“这就是21世纪的科学。”

卡利蔻已经有了新的目标。

卡利蔻的成功,很多人眼馋她的“好运气”,是疫情给了她天大的机会。他们忘了卡利蔻40年的苦情岁月,哪怕是在最艰难最心灰意冷的时候,她也没有放弃过mRNA。如果没有这种坚持,还会有这种“机遇”吗?

一是选择了合适的土壤。

35年后,回忆当年的决定,卡利蔻庆幸自己离开了匈牙利,如果还呆在那,现在就是一个“不停抱怨的平庸科学家”。

二是,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无条件相信自己。

基础研究很辛苦、很沉闷,研究者要甘于寂寞和清贫,只有真的是热爱学术研究的人,才能坚持下来。

在哈佛的一次演讲中,卡利蔻强调她的成功“特别的依赖于失败”,因为她所研究的是未知领域,路上遭遇了无数的障碍。

但她没有放弃,她是个工作狂,经常全年无休,包括新年的那一天都在工作。有时候累了就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

她享受工作,热爱研究,梦想着信使RNA技术能治疗所有的疾病。她的科研成果是惊人的,她的论文引用次数接近12000次,这是非常高的引用数字。

她的努力也激励着女儿,那个2岁时跟着她一路磕磕绊绊来到美国的苏珊。

苏珊是赛艇运动员,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在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拿到了金牌。卡利蔻晒了很多苏珊获奖,接受采访和报道的新闻,为女儿的成就而骄傲。

坚持和天赋,卡利蔻把这两个最好的基因,都传给了女儿。

还是什么都没有改变

有了新发现之后,对许多科学家来说,就会有发财的计划。对卡利蔻来说,不是这样,她甚至都没打算拿300万美元分红的钱,用来买房,改善生活条件。她喜欢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喜欢自己生活的地方和所做的事情。“每天都很忙。什么都不会改变。”

现在卡利蔻和丈夫仍然住在费城外郊区一栋简陋的房子里,工作狂的卡利蔻每天早上5点起床,跳上客厅里的划船机,用她那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就抗原、蛋白质、细胞等问题,跟丈夫交流切磋。

66岁大器晚成的卡利蔻的故事,也许正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科研工作者最真实的写照:执着、坚持、不忘初心,40年如1日。

这个浮躁而又喧嚣的尘世中,总有人不随波逐流,不向恶俗妥协,执意自己热爱的事业,坚持不懈,无怨无悔,无视危险困苦。而这样的人,卡利蔻是最典型的写照,她当得起我们的敬意。

致敬所有像卡利蔻一样默默前行专注执着的科研人!

加拿大魁省蒙城周边2020-2022渔法简读

持续跟踪关注和解读加拿大魁省蒙城圣劳伦斯河流域渔政新法常规,及时为广大渔友更新渔证价格表和鱼种开禁时间表,以及鱼种辨识等相关信息。渔圈新法解读,愿为本地和外来渔友兄弟保驾护渔。

渔法新词条

魁省2020-2022渔季渔法,要求钓鱼人遵守卫生部门的Covid-19相关规定;新增多春鱼(Smelt)鱼种,全年可钓,上限120条(详情自查渔法《Sport Fishing in Quebec 2020-2022》)。

 

Sport Fishing,在加拿大是一种纯自然原生态的渔乐。它是一种休闲爱好,更是一种运动。

加拿大在自然环境和野生物保护方面有着极其严格的立法和措施。对钓鱼运动也有着极其细致的渔法和渔规(Regulations)。必须遵纪守法,每个省都有各自的立法。魁省按地域共划分29个渔区(Fishing Zones),各区甚至区内不同河段的渔法规定各不相同。蒙城及周边地区属第8渔区

钓鱼必须 “持证上岗”,必须购买符合自己身份的钓鱼证(Fishing Licence);必须认识鱼种,对不同的鱼种(Species)也有严格的开禁时间(Fishing Period),可拿(Keeps)数量以及尺寸限制(Length Limit),等等。所以,在你扛竿上岸之前,了解和认知这些相关法规都是必须的。

渔乐圈《渔乐精神》倡导:”遵守当地渔规渔法,持证上岸,合法拿鱼,多钓少拿多放生,掐头去尾留中间”;”爱护当地自然环境,渔在原生态,路过,渔过,就象没有发生过”  。

新渔季从学习新法开始

在魁省,一个完整的年度渔季是从当年的4月1日始至次年的3月31日毕。4月1日是一个新渔季年度的开始,俗称’‘渔人节”

持证钓鱼是必须的。这里所说的渔证是专指”Line Fishing”的渔乐性Sport Fishing钓鱼许可证。

 

魁省2021年渔证以及相关渔证价格一览表:

【注】:1)2021年补办渔证含税价$6.25;2)加拿大不存在全国通用渔证;3)魁省三天”无证钓鱼日Licence-Free Days”俗称”钓鱼节“,非本地居民必须购买本省当地渔证。

 

去哪里购买渔证?

目前魁省渔证不接受(On Line)在线购买,一般需要去当地销售代理点(Selling Agents),最方便的是五金轮胎店(Canadian Tire),还有一些大型的渔具店(Sail,B&L),狩猎店和一些野生动物相关的组织。

 

今年魁省渔证,你买了吗?

【注】:渔证持有人必须在渔证反面签名(Must be Signed)!

 

不同的鱼有不同的尺寸限制,渔乐时请随身携带标尺,”把握分寸” 也是必须的。

 

 

2020~2022年度,魁省第8渔区蒙城周边相关鱼种开禁时间及数量限制:

【注】:”in all” 是指一天可拥有鱼的总限额,直观说”可拥有的鱼”还包括你冰箱没吃完的鱼,比如说鲟鱼,如果你冰箱有一条或还没有吃完,你就不能再拿鱼;其中”可拥有的鱼”还表示不同品种的同一个类鱼的总限额,比如说大嘴和小嘴,多利和骚哥,两个品种的总和不得超过总限额; 同一区每天可拿Keep的数量无论有否in all,与每天可拥Possession有的数量是一致的,跨区的话可拥有的数量要比每天可拿的要高。简单说:鲥鱼你家里keep了5条,明天你就不能再拿keep了,如果你家还剩4条,那么第二天你可以keep1条。同区keep和possession的数量总计不得超过限额limits。

 

 

解读魁省新法&常规法条:

▇ 自2017年4月1日起禁止活/死小鱼(Live/Dead Minnow)、活/死虾(Crayfish/Shrimp),河蚌及其身体部分的使用,魁省8区冬天12月20日~3月31日可以用死小鱼小虾(dead fish);禁止使用钓上的鱼及其身体部分做饵;所有进口的活鱼和死鱼禁止用于做饵;青蛙、水蛭和蚯蚓等活饵可用,但不得擅自捕捉青蛙用于钓鱼,青蛙需要专用青蛙证(Frog Hunting Lisence);  鸡肉牛肉猪肉等非鱼fish类堪用,咸水鱼类一律不能用,除了Capelin, Herring, Mackerel,  Molluscs and Crustaceans。
▇ 红马(Redhorse)、萨克(Sucker)相关品种,在蒙村多河段都禁钓(Fishing Prohibited),请详请查官网Bodies of water – Regulatory exceptions

▇ 蒙城附近水域:

>>沙头堤河Rivière Châteauguay,30号高架桥上下游100米,6月18日开禁;上游大坝和下游大坝到第一座桥之间,以及St Martine大坝到Riviere Esturgeon河之间,7月1日开禁 ;沙河萨克Sucker不禁;

>>Lac des Deux Montagnes二山湖、渥太华河rivière des Outaouais、rivière Richelieu、Rivière des Mille Îles千岛河部分河段等,分段开禁,大部分禁萨克Sucker;

>>Mont-Saint-Bruno河全年禁;Saint-François河全年禁鲟鱼Sturgeon。

请详请查官网Bodies of water – Regulatory exceptions

▇ 每个人都钓鱼的权利,私人领地必须争得允许方能进入,印第安保护区,非印第安本地居民禁钓;

▇ 必须购买和随身携带符合自己身份的渔证、配偶和家庭可以分享一个渔证、配偶及18~24岁持有学生证的家庭成员可以独立携带家庭渔证、未成年家庭成员必须在父母的监督下钓鱼、并且可以人手一竿,但渔获不得超过一个渔证的限额;家庭渔证cover的家庭成员不包括爷爷奶奶,务必请在渔证背后签字写地址;

▇ 不得同时玩普通(线)钓(Line Fishing)和飞钓(Fly Fishing)、夏钓人手1竿,主线用钩不得超过3枚;冰钓(From December 20 to March 31)可用10竿Lines(注:包括固定装置),8区Lac Saint-François冰钓限5竿;

▇ 钓或蓄意去钓禁止的鱼,即使是想放流,Intentionally Catch也是违法行为;

▇ 禁止用钩蓄意挂鱼Snagging,非咬口或无意中挂上的鱼必须立刻放生;抄网Landing net只能用于抄鱼而不是捕鱼。

▇ 放流鱼时,无论生死,必须立刻放流;

▇ 禁止将所钓的鱼用于买卖及商业用途、禁止拿他人非法所得的鱼;可以分享你钓的鱼给其他人,分出去的鱼算在你的渔获限额内;

▇ 禁止糟蹋Spoil钓上来适合消费的鱼;

▇ 禁止将在本省钓的鱼用各种快递或运输方式发往Ship省外,你可以携带在本省的合法所得出省;禁止活鱼运输,活鱼只能在钓的时候和钓点附近保持鲜活live;可以用冰块保鲜,不得带回家私自放养;

▇ 禁止现场片Fillet有尺寸限制的鱼种,拿鱼时尤其在运输途中,请尽量保持鱼的可识别和可数性;Walleye/Perch多利和黄鲈可以现场片鱼,但必须保证其可识别性,片鱼规格请参考:

▇ 禁止使用非渔具及弓弩射鱼,魁省禁止弓弩射多利和三文;

▇ 禁止在有三文穿过的河段以及河口的桥上钓三文;

▇ 禁止在三文鱼预留河段夜钓三文(从日落后一小时到日出前一小时),日落日出时间请参考当地政府报纸或查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Canada;

▇ 禁止在有禁渔标志以及三文预留标志”Sites reserved for fly fishing”100米以内钓鱼;禁止在用于帮助鱼洄游和移动的”鱼梯Fish Ladder”下游23米以内钓鱼;普通渔证不能用于三文鱼洄游期间的河段,必须持有三文鱼专用渔证;

【注】:普通渔证所获三文必须放生;可拿三文必须贴标签,方法如上图,食用前不得取下标签;年证可拿一年4条,三天证可拿一条。

▇ 禁止将以下鱼种及其身体部分用于做饵:Round goby、Bass、Bowfin、Burbot、Brown bullhead、Channel catfish、Channel dater、Char、Crucian carp、Pike、Redhorse、Panfish、Walleye、Sturgeon、Lamprey、Mooneye、Goldeye、Longnose gar、Freshwater drum、Muskellunge、Yellow perch、White perch、Salmon、Tench、Lake trout ;Blueback herring 、Rudd 、Yabby 、Stone moroko 、Chinese mitten crab、Rusty crayfish

▇ 在魁省钓鲤鱼允许打窝子;

▇ 娃娃鱼不得带回家:严格说不是鱼而是两栖动物,只是大家经常钓到,加拿大野生物种不得私自带回家;

▇ 本省淡水渔证不适用于咸水ocean fishing;

▇ 保护野生动物栖息地,禁止在水体倾倒石油汽油等其他有毒物质;机动车不得在水中或岸边行驶;不得在鱼的迁徙途中设置障碍,包括移除或添加一些大石块;举报电话: S.O.S. 或 @ 1-800-463-2191 ;

▇ 更多法规详细,请查:

https://www.quebec.ca/en/tourism-and-recreation/sporting-and-outdoor-activities/fishing-rules/

 

 

In this publication, the following definitions apply:

  • Bass鲈鱼:包括大/小嘴鲈鱼;
  • Allis shad鲥鱼:包括北美鲥鱼和砂囊鲥鱼;
  • Anadromous洄游鱼种:指在淡水中产卵,生活在海洋的鱼;
  • Catfish鲶鱼:包括棕色/黄色牛头鲶鱼以及黄咕小鲶鱼;
  • Bait trap捕小鱼饵笼子:长60cm 直径25cm ,开口直径小于2.5cm圆形鱼笼;
  • Pike狗鱼:红鳍狗鱼/链纹狗鱼/草绿狗鱼以及北美狗鱼;
  • Square net 方形鱼网:网眼不超过2.5cm,宽不超过1.3m的定点绳拉捕鱼装置;
  • Redhorse红马萨克:包括河红马,银红马,铜红马,大红马和短吻红马;
  • Spouse配偶:已婚或一年以上同居关系;
  • Whitefish白鱼:湖鲱,湖白,以及圆身白鱼;
  • Panfish鳊鱼:长耳/蓝腮/南瓜籽太阳鱼,石鲈;
  • Walleye多利/广目鲈/多利/墙眼/碧谷:包括金多利和黑多利/骚哥
  • Landing net抄网:周长小于90cm有边框的网兜;
  • Sturgeon鲟鱼:包括湖鲟和大西洋鲟;
  • Salmon pool三文池:三文鱼河上供鱼休息和喂养的点,易被抓住;
  • Artificial lure拟饵:非生物类和有机食物类金属或塑料制品的或带钩的假饵;
  • Metal-core fishing line金属芯线:飞钓用线;
  • Weighted line铅沉线:末梢加铅重的线飞钓线;
  • Length长度:主要指鱼头到鱼尾尖的总长,三文鱼长度指头到尾叉处;
  • Sucker萨克:野猪萨克和白萨克;
  • Landlocked salmon内陆三文:淡水大西洋三文;
  • Char北极三文:包括溪鳟,北极三文;
  • National park 国家公园:专指魁省省立的国家公园;
  • Angling钓鱼: 包括普通的线钓以及飞钓,不包括夜晚无人拴线钓nightlines fishing;
  • Line fishing线钓:包括普通的线钓以及飞钓,不包括夜晚无人拴线钓;
  • Fly fishing飞钓:飞蝇/飞假饵钓
  • Fishing捕鱼:包括钓鱼在内的各种捕鱼的方式;
  • Fish鱼:包括一切鱼类,蚌壳,虾类及其身体部分以及鱼卵等;
  • Resident:居民:居住在魁省超过183天的居民;
  • Salmon三文鱼:主要指洄游大西洋三文鱼,
    • big salmon大三文: 指63cm或以上的尺寸;
    • small salmon 小三文: 小于63cm的尺寸
  • Lake trout湖鳟:包括湖鳟和溪湖鳟
  • Trout鳟鱼:包括虹鳟/褐鳟/红腭鳟;
  • Sea trout海鳟:特指洄游的溪鳟;

 

 

水边石头被河水冲刷,没有棱角,上面遍布青苔,会很滑,人踩上去有摔倒的风险。临近深水,切记要穿上救生衣。水裤是鞋裤一体,河水灌入后异常沉重,鞋的部分又是硬梆梆的厚橡胶(类似雨靴),人一旦落水很难重新站起来。若再遇到急流,人会立即被卷走,即便会游泳的人也很难自救。因此,身着水裤涉水钓鱼,水深切勿没过大腿,激流水域(尤其是开阔大河),请勿擅自涉远。珍爱生命,预防溺水!!!

垂钓怡性情,

安全更重要。

若为生态计,

鱼竿勿多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