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 | 丑陋的长沙人

当一个中国人写出“丑陋的中国人”,一个长沙人写出“丑陋的长沙人”时,我们应该感到欣慰,这是社会进步的一种体现。

—–编者按

 

第一条:眼高手低,好逸恶劳

你身边土生土长的70后、80后的长沙人,有几个事业上特别成功的?有几个靠自己打拼发了家的?别个我不晓得,反正我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算起,加上混社会后认得的沙码子,少说也有几百号人。除了几个靠屋里关系做起生意的高干子弟,至今混得特别好的长沙伢子凤毛麟角。

长沙的高档楼盘,大部分住的都是常德人、邵东人、浏阳人……土生土长的长沙伢子,几个靠自己奋斗能买得起豪宅?都守在老屋里等拆迁。

我自己深有体会。18年前,我是最早的一批民航送票员。一张飞机票送上门,劳务费3元。每天送20张,就能拿600元,加上底薪有一千多每个月,当年算高薪。售票处总共12个送票员,其中5个沙码子看到单张票都躲,推给另外7个外地人去送。长沙伢子觉得一趟才三块钱不值得劳神,不如打麻将抓一炮来得快。

于至今,7个外地人个个开了售票点混得风生水起,其中一个“三和”,一个“潇湘”,早几年资产就达几千万。剩下那5个长沙伢子,连我在内,个个还在为细鳖的奶粉钱发愁。

 

第二条:小器

上海人抠在明处,敞在台面上小器,不怕人笑话。长沙人则昧哒昧哒抠,场面上不着痕迹,一般人短时间内看不太出。

我有个玩得好的叫刘学伟,小时候我跟他一起去买烟买槟榔擦皮靴从来都是我买单,原因是他永远只带一张百元大钞,我一口袋的散碎银子。他跟朋友打的士从来不用买单。他有一套步法,能很自然地把人逼到副驾驶的位置。

第一种情况,你们并肩在路边拦车。等空车驶过来时,他便不招手了。你还在把手举着,而司机一般会下意识地把车头停在招手人的跟前,你就只好上副驾驶座位了。

第二种情况,他本与你并肩同行,空车过来,刘学伟的步法会根据车子的停向和你的方位进行调整,多走一步抑或慢走一步,都必将把你逼入副驾位置。看起来非常自然,像是跟的士司机商量好了似的。

 

第三条:出言不逊,脱口成脏

长沙话的语调本来就很冲,比如日常问语:“搞么子啰?”“何解啰?”“么子意思啰?”之类的问句都给人一种挑衅的感觉,虽然说话人很多时候未必是这个意思。这些问句使得多少小矛盾升级成大冲突,真难以胜数。

不晓得是气候不好,还是吃多了辣椒的缘故,长沙人惯以谩骂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发宝㗑?”“你要何解啰?”“瘪相样子!”“嬲你妈妈瘪!”“通你屋里娘!”不仅仅出现在满哥们堂客们的口中,长相秀气的女中学生也是随口就来。

长沙人似乎觉得人和人之间就该不友好,就该首先发动攻击以表明态度。礼貌和友好只能说明自己“软条”,就“跘了式样”。另有一种骂人源于自卑。通常是别人老不待见自己,自己抬自己又抬不起,只好通过踩别人来表明自己的站立。骂人成了维护自尊的唯一手段。

 

第四条:不守规矩,超没素质

长沙人似乎从来不晓得乘扶梯要靠右站,机场、商场、车站的电动扶梯上的人一律站成横排,泥鳅都钻不过去。汽车也是见缝插针,根本不知何为双黄线。

在长沙过斑马线要些胆魄,汽车从不主动礼让行人。大家可以去黄土岭五华酒店前面那个斑马线体验下,那条斑马线距离比较长,但行人的绿灯时间特别短,绿灯刚亮,你用正常速度走的话,基本才走到2/3,右侧那排汽车就跟听到发令枪响的短跑选手一样争先恐后往你冲过来,那气势仿佛在说“你敢过我就敢撞,来噻,试下噻!”

与此相对应的,行人过马路也不看灯,直愣愣往前冲。我总是搞不懂,对面那大一个红灯照哒你,冇看见吗?如果都像你们这样,那要红绿灯干嘛?

北上深广这些大城市的人口比长沙多几倍,外来人口更加密集,但交通秩序明显好很多。去过国外的朋友应该体会更深,汽车总是会礼让行人。

这就是差距,同胞们,莫总以为长沙现在真的是什么国际大都市了,其实跟大城市比,真的还是乡里。

 

第五条:穿睡衣上街,做味搞

睡衣是睡觉时穿的,基本限于卧室使用,这个道理最初大家都懂。在客厅里看电视,聊聊天或如厕时穿着睡衣,倘若没有客人也是可以接受的,图个方便嘛。然而,在厨房烧菜或在餐桌旁就餐时穿睡衣就已经有待商榷了。不过还算勉强过得去,毕竟你是在屋里出宝,不关别个的事。

但是这几年事态的发展越来越难以忍受,穿睡衣的都跑出来现世了。先是出门倒个垃圾,吃个早点,锻个炼,吱溜又窜回去了。后来发展到上街买菜,呷粉,散步,逛街。麻将馆里打牌的堂客们基本上人手一套睡衣,甚至在公交车上都能看到穿睡衣的。从早穿到晚,从河东穿到河西,大有天当被来地作床之势。是可忍?孰不可忍!

未必你还打算晚上穿着这灰蓬蓬油腻腻的东西上床睡觉?还以为自己蛮漂亮蛮抖抻会抖骚会扮俏?你没布遮羞你就莫遮哒,直接打敞几多美呢!

 

第六条:嚼槟榔

首先,我要检讨自己,因为我也是槟榔爱好者,但我要奉劝大家不要嚼槟榔。大家都知道,湖南的槟郎产业每年几百亿产值,但有谁知道湖南的口腔科牙科每年的医疗费是多少?

第一个坏处是坏牙齿。槟榔爱好者没有一个牙好的,苹果梨子等带一点点酸味的水果都没法入口,更休提那橘子柚子。牙黑且乱,牙龈时常肿痛,极易诱发口腔癌。

第二个坏处是宽脸。当代以瘦为美,以脸小为美。长期嚼槟榔会使腮帮子变宽,削脸成圆脸,圆脸变梯形。爱美的女孩子尤其要注意。

第三个坏处是不雅观。嚼槟榔时哒哒作响津汁四溅的样子,一看就素质低。

 

第七条:衣着时髦,但不得体

长沙每年都有很多会展项目,但与会人士的着装实在不敢恭维。好多领导干部汗衫短裤就敢上台发言,还以为自己平易近人。真佩服他的勇气!

某年金鹰节上某大领导穿的倒是西装,还是双排扣,估计是秘书嘱咐过的。但他忘了扣上扣子,这位爷居然就这么挺着肚子衣袂飘飘地上台致词。他的秘书呢?我恨不得钻进电视里帮他扣上。真希望不是全国直播!

节假日,长沙人穿西装蹬皮鞋去郊游爬山的比比皆是。

黑皮鞋配白袜,太多了!

穿西裤着短袜,裤脚往上一提,露出一截带毛的肉腿,好看吗?写字楼里,吊带裙网点丝袜的女子满目琳琅,真想上去问个价。

 

第八条:吝于赞美

长沙人身处省会,见多识广,自称“里手”。天大的事,他都有点漫不经心,一副古已有之的态度。一般般子的成功人士,长沙人都有点看不来。“不就是手气好发了点丫子财啵?”“不就是当了绿豆子大的官啵?”

长沙人喜欢调口味,个子不高的女孩叫“坨坨妹子”,黑皮肤的叫“卤蛋妹”。三轮摩托不叫摩托,叫“叭叭叭”,夏利也不叫车,叫“夏利坨”。长于讽刺,却吝于赞美与鼓励。

 

第九条:自诩灵泛,盲目自大

长沙伢子灵泛,看什么都是不太看得惯的,鄙夷是最常使用的表情。

长沙人认为湖南人中除了土生土长的长沙人,没有任何人配得上城里人这个称号。即便是株洲、湘潭、岳阳之类名城也一概被视为乡村,以呼应湖南是农业大省的说法。周边长望浏宁四市更是长沙人嘲笑的对象:“你是宁乡嘀㗑?”“你是来自望城嘀咯!”都是带着贬义的玩笑话。

长沙人唯一看得起的湘潭人是毛伟人,但依照长沙人的看法,如果他不在长沙师范念书,不在橘子洲头游泳,也是难成大事的。

长沙自许文化古城,其实中国大地上比它古老得多的名城何止百十?更何况,文夕大火把当年百分之九十的建筑都烧尽了(孓遗的几座公馆后来也被“赛文夕”拆平了)。没有古建筑,从何谈古?这也证明,抗战时期的长沙确实付出过巨大代价的。所以,长沙人没有资格骄傲,只有资格知耻而后勇。

 

第十条:不息事,爱起哄

很多地方的人都拥有一颗爱看热闹的心,而长沙人不但爱看,还热衷于煽风点火插科打诨。白天爱看牛打架,晚上惟愿火烧天。

有一回三角花园起火,看热闹的群众围得密密麻麻。消防队员驱赶人群,架起了云梯奋力向上攀登,不料情急之下一脚踩空,险些掉落下来。一个老满哥就发话起哄:“天天麻将三打哈,崽就搞过训练?”引起人们大笑。

如果遇人吵架,吵了半天还不动手,老满哥就在人群里总结性发言:“打咯!打一架咯!光是吵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多半时候,当事人听了这话也觉无趣,吵几句便散了。老满哥便叹息他们不够勇敢,冇狠。

如果遇人打架,满哥们便在旁边指挥调度:“对嘀,踢下身!莫怕!用劲,扳脚扳脚,用劲,用劲噻!你跟得冇吃早饭样的咯?”他比当事人还着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两个当事人打着打着觉得自己像在演猴把戏,便停下手,互骂几句对方的母亲,警告不要再彼此碰见,便两散。剩下恨未见血的老满哥满怀惆怅站在街头。

如果遇到打群架,老满哥是很有经验的。只是踢踏着拖鞋远远地跟着,伸长脖子翘望,绝不急追猛跑,因为那样很容易被误会成某一方的增援部队而被误伤。

有时候老满哥会自作聪明地抄近路,结果等他赶到时,群殴已经散了。老满哥只好向那些看热闹不怕死的先驱们打听:“砍了几刀?出血冇?来了几台警车?哪个所出的警?抓了几个?跑了几个?刘户籍到场冇?”打听到全套后,老满哥点燃一支烟蹲在街边抽起来,陷入回忆和幻想,整理头绪,组合细节,备细谈资,向茶馆或粉铺走去。

 

文:南宫浩      图:马桶

转自:故事长沙

南宫浩: 70后长沙人,四方坪第二才子。著有长篇小说《鸡零狗碎的青春》、网文《致国足挑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