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 —— “与和尚打官司”

在现今洞阳枫浆桥不远处,古时有一座佛教的崇法寺。庙里香火很旺,住有不少和尚。寺庙建在山凹里,三面环山,相信至迟在元朝时就有了。如今,虽然该寺早已荡然,仅留痕迹依稀,这儿的小地名依然叫崇法寺。

这崇法寺的后山,永安姓刘的埋有祖先。可是和尚死后,也是埋在这山中。到了晚清时期,永安刘姓与崇法寺的和尚发生了坟地争执。姓刘的说寺后一座坟是刘府的祖坟,和尚说是和尚的祖坟。刘府、和尚都坚持各不相让,只有打官司请官府来断案了。

动祖坟在当时是了不得的大事,打官司双方赌的是人头——输了的要以命相抵。若是挖出来的人头上有头发,坟就是刘家的;若挖出来的人头是光头,坟则是寺里的。官府来人当着刘府与和尚双方的面开土破坟,双方都胸有成竹地等待开棺。棺材盖慢慢地打开了,刘家在场的人顿时黑了天——棺中是一个光溜溜的脑壳。

官司输了,以命相抵在法律上是不大行得通的。官府与崇法寺的和尚讨价还价,最后将永安刘家祠堂的八角飞檐扒掉一角而了结了官司。扒祠堂檐角也是使整个刘姓家族蒙耻的大事,俗称八角天王都要扒掉你一角爪。

多年后,有知情者说:“那坟的确是刘家的祖坟,只不过埋坟时埋得深。刘家埋坟后,有和尚死了,活和尚又将死和尚的坟埋在了刘家祖坟上面。当时战乱人稀、林茂荆深,刘家疏于进山祭祖,所以没有察觉。刘家后人也就更不知就里了,故导致挖出来的是和尚的人头。若继续挖下去,则将挖出刘家的祖坟。”

(本故事由“松涛溅月”刘湘中先生提供,原载:http://bbs.lyrb.com.cn/thread-2459-1-1.html)

仁一公墓寻踪无果

2016年6月下旬,一位土生土长的枫浆桥蒸酒师傅来永安说,他家附近有一座坟墓是我们永安刘家的墓葬,历史上永安刘家甚至为此墓的事跟和尚打过官司。7月16日,联谊会派员赴枫浆桥崇法寺故地后山一带察看,因地貌改变,仁一公墓寻踪没有结果。

族谱记载:仁一公晚年好静。因少弟仁三公出家观音阁(即今崇法寺)之故,侨寓斯寺。殁即卜葬寺后。

(消息来源:刘建希,七房豹公后裔)

刘太平

刘太平(1962 ~)。七房相分,派名良平,礼耕村人。高级工程师。长沙市第十二、十三、十四届人大代表、永安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湖南泰平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2013年7月9日五大房宗亲代表会议上,被选为浏阳天宝刘氏宗亲联谊会理事长。

刘太平一直热衷于慈善事业,十多年来,他先后为助学助教、社区建设、抗震救灾、助残帮困等公益事业累计捐资1300多万元。

刘太平尊重知识、重视教育,每次看到有学生因为贫困而失学感到十分惋惜。于是在2004年个人出资200万元成立“太平助学基金”。“太平助学基金”自成立以来已先后资助千余名学生,让寒门学子不再为学费发愁。2013年刘太平得知浏阳高新区要打造一所示范性中学,恰好在母校坪头山中学任教的老同学刘立尊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帮忙改善下学校教学条件。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下来,一个月后就将320万元捐助给坪头山中学用于建设科教楼、扩建教学场地、完善教学条件,为师生们创造优良的教育教学环境。2015年学校建设完成,并更名为浏阳一中实验中学,成为园区第一所示范性初中。

刘太平每年捐助2万元给礼耕村老协会用来关爱贫困老人;每年捐助2万元为村上的贫困户送去温暖;当得知家乡还有道路不畅通、村民出行不便的情况,刘太平个人出资为村民修建了3.5公里水泥路,让村民出行无忧;当得知幸福屋场建设如火如荼时,他又自筹200多万元资金,完成了3公里多的道路拓宽和油砂路面改造,建设了公共娱乐、健身场所600多平方米,对村庄进行了绿化和量化,让幸福家园成为了浏阳市新农村建设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他出资200万元给浏阳慈善基金会成立“泰平慈善基金”,用作慰问帮扶特困户,现每年慰问帮扶五保户达20多人。

尽管是连续三届的市级人大代表,刘太平还是认为自己做得很不够。他说,人大代表不仅仅是个人荣誉、光环和身份的象征,更意味着责任、担当和奉献。他表示,自己将不断加强学习,与时俱进,切实履行好自己的职责。重视教育、回报家乡,热爱公益事业的他,不仅得到了家乡人的信赖与拥护,也吸引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建设家园的行列中来。

刘光前

刘光前(1931~2016 ),派名善继,字起予,光前其号。七房禄公后裔。工程师。大专学历。生于湖南省长沙市,祖籍浏阳永安镇。燕山中学毕业。1950年8月至11月,由长沙县黄花区政府推荐,在湘北建设学院(湖南科技大学前身)学习。1950年12月至1951年7月,参加湘潭县、平江县土改工作队。1951年8月至12月,入湖南人民革命大学(中南大学老校区)第5期学习。后分配军委民航局太原221厂工作。1955年9月调重工业部航空工业管理局北京211厂(现属航天一院)。1960年4月起,任职于北京航天三院159厂。1988年10月,获国防科工委颁发“献身国防科技事业”证章、证书。1990年5月退休。堪称“航天老兵”。2016年7月殁于北京市。

刘善国

刘善国(1940~)。八房昌公后裔。浏阳永安人。1963年7月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科技委秘书长、副总工程师、研究员,复合材料结构与胶接结构制造技术领域专家,现从事“大飞机”项目研究。主要著作(或论文)有:《碳纤维预浸料制造工艺及设备研究》(1982年)、《复合材料模具制造技术研究》(1991年)、《复合材料飞机构件制造技术》(1992年)、《QY8911系列双马树脂的开发及应用》(1994年)和《大型整体复合材料结构先进制造技术》(2013年)等。

刘作全

刘作全烈士(1908-1937),派名作仁,字博文。七房相公后裔。湖南省浏阳市永安镇礼耕村荷华片耕塘人。充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七十七师二百三十一旅四百六十二团一营三连班长。1937年参加“淞沪会战”,在上海西北对日作战阵亡。2015年荣获抗战胜利纪念章一枚。

刘性明

刘性明(1926 ~2015),派名作睿。八房昌公后裔。浏阳永安人。1942年在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下辖中央电工器材厂(今湘潭电工厂前身)技工训练班学习,同年赴昆明第四电工厂实习。1943年初加入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学生远征军教导第七团二营六连,同年下半年编入中国抗日远征军炮兵十二团三营十连观通排,任通讯下士。随部队远赴印度兰姆伽,参与了一系列抗击日寇的军事行动。1947年国共内战时离开部队。2015年9月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一枚。2015年10月逝世于浙江省杭州市。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他们的事迹和精神都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强大力量。”——摘自习近平2015年9月2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上的讲话

刘凤吾

刘凤吾(1910 ~ 1997),派名作地。七房豹公后裔。生于永安山下大屋。年幼时就读于永安刘氏家族学校。年轻时曾加入旧式军队,服役数年。当时各派政治势力纷争不熄、军阀混战,遂返归故里,娶妻生子、侍奉父母。因排行第三,故后辈们大多称之为三伯、三爹。凤吾公出身农家,一生勤劳,待人诚恳,对晚辈总是和蔼可亲、爱护有加。民国二十九年,凤吾公等永安刘氏一班贤达续修族谱。日寇入侵,欲将中华大好河山鲸吞入腹,欲使我华夏亡国灭种。战火纷飞,历经艰难,修谱竟然完成,家族得以纲常不乱,子孙得以不忘其根,其意义不亚于搏杀疆场。解放后,由于极左思想的影响,国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连续经历多次错误的政治运动。很多优秀的传统文化饱受摧残,作为中国三大记载历史传统(国史,府志,族谱)方式之一的族谱亦未能幸免,很多被付之于一炬。数十年里凤吾公一直默默的珍藏着一套族谱,直至改革开放才得以公开示人。在现已发现的永安刘氏族谱资料中,唯独凤吾公保留下来的族谱涵盖了文存、族规、谱序、传纪、信札、墓地图志、赞语、族谱等十几个方面,是最为珍贵、最为完善的。在政治运动接二连三、帽子乱飞、横扫“四旧”的疯狂岁月里,凤吾公将几大箱“封建垃圾”保留在家,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况且每年还得防虫、防鼠、防潮、防腐,其艰难可想而知。这些资料的保全,让我们寻根问祖有史可考、有据可查,让族谱续修正本清源、薪火相传。族人当铭记,凤吾公于我永安刘氏家族厥功至伟!!!

刘禹安

刘禹安(1933~2015),派名作礎,曾用名圉安。七房全公后裔。解放军中尉。长沙矿山研究院工会副主席,离休干部。浏阳永安人。少时因父早逝,家中由母亲与姐姐纺纱维持生活。六岁到十岁在族学读书,后因日寇入侵失学。1949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进入46军随军学校学习报务。1950年于军委通信总台任见习员。1952年任报务员,是新中国第一代通信前哨兵。1955年任总参通信枢纽部站长,授少尉军衔。1957年任志愿军通信枢纽部电报收发室主任。1959年任0029部队报话站长。1962年授中尉军衔。1963年后在兰州军区通信总台历任副政治指导员、政治干事、副政治教导员、政治教导员。1980年任兰州军区武山通信器材储备库副政治委员兼政治处主任。1982年2月由部队转业到长沙矿山研究院,任工厂党支部书记。1984年5月调任院工会副主席直至1993年4月退休。2015年7月9日逝世,享年82岁。纵观一生,阅历丰富。解放战争扛过枪,天安门前受过阅,朝鲜战争立过功,原子弹基地献青春,戈壁滩上巡过逻,军区政工谱新篇。

刘美荆

刘美荆烈士(1931 ~1949),女,广西桂林市人。七房相公后裔,清末淮安知府刘名誉孙女。

生于1931年12月8日。从懂事开始到上学读书的时候,正值日寇侵华,祖国山河破碎,饱尝了国破家亡、颠沛流离之苦,中华民族的灾难深深地印在她的心中。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刘美荆和家人回到了被战火蹂躏成一片废墟的桂林。经历了民族灾难的她非常珍惜短暂的和平环境,她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新思想。在桂林师范学院附中读初中和桂林中学读高中时,她接触了许多进步青年,如王宝珠、苏素萍、靳兆强、谢和群等(这些进步青年后来都参加了党领导的桂北游击队)。在班主任李文英组织的进步社团“呼唤社”里,刘美荆和同学讨论国家的前途命运,在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民主运动中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刘美荆的家是许多进步青年从事革命活动聚会、掩护革命同志转移的地方,她经常和许多进步青年一起声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黑暗,憧憬着美好的明天,准备着用自己的热血和生命去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迎接新中国的诞生。1949年春天,刘美荆进入地下党领导的外围青年秘密组织爱国民主青年会,主要从事桂北游击队的联络和后勤工作,这期间她千方百计配合地下党同志,为游击队筹集了许多奇缺的物资,有蚊帐、布匹、医用纱布、药品等。同年10月,由于刘美荆身份暴露,经孟员同志介绍加入桂北人民解放总队第六大队工作,化名罗华,任第六大队油印员。10月下旬,为配合解放桂林,桂北游击队扩充为主力部队,刘美荆调到路东支队政工队,负责宣传发动群众迎接解放。1949年11月8日凌晨,路东支队直属各部、铁流支队到达全州两河乡大塘屋村宿营时,国民党军第188师562团900多人偷袭游击队驻地,战斗打得异常激烈,国民党军队仗着武器、人员的优势抢占了三个制高点,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经过数小时的激战,刘美荆和一部分游击队员突出重围,但看到战友谢宝琳受伤,刘美荆与另外两位战友邓栾英、唐淑贞又返回包围圈进行营救,三人不幸中弹牺牲。丧心病狂的敌军将三位烈士的头颅割下,拿到桂林请功领赏。

1949年11月22日,桂林市解放,距离刘美荆牺牲的时间只有14天,距离她十八岁的生日不到两个月。解放后,刘美荆的哥哥到妹妹牺牲的地方将烈士遗骸运回桂林安葬,当人们打开土坑看到的是三具残缺的遗骸,在场的人无不潸然泪下。最终,烈士的哥哥通过扣在一具遗骸上的皮带认出了自己的妹妹,将她的遗骸安葬在桂林东郊。由于刘美荆烈士的亲人不愿让年迈的母亲伤心,就把她已牺牲的事一直隐瞒着。桂林市民政局应烈士亲人的要求,将钉在她家门口的“革命烈士家属”光荣匾改成了“革命军人家属”,刘美荆的战友则从北京等地以她的名义给她母亲写信。蒙在鼓里的烈士母亲经常自豪地跟别人说:“我女儿在北京做大事呢。”直到1960年,烈士的母亲在翻晒衣物时,无意中发现了由毛泽东主席签发的《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这才恍然大悟,悲痛欲绝……

为纪念刘美荆,桂林市人民政府和刘美荆昔日战友先后为刘美荆竖立了纪念碑。纪念碑上这样写道:

《烈士刘美荆 永远十七岁》

这里长眠着一位姑娘,
她光辉而短暂的一生,
与革命史诗永垂不朽,
像划空而过的彗星,
耀眼光芒一闪而逝,
却留下永恒的轨迹。

对同志,她热情如火;
对黑暗,她疾恶如仇;
为理想,她奉献一切;
为革命,她走上战场;
为人民,她甘洒热血;
为战友,她含笑牺牲。

有的人活了一百岁,
死后马上被遗忘;
她只活了十七岁,
却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她永远年轻有朝气,
她永远十七岁。